全部
  • (289)

知青之情

这篇《知青之情》,是我2015年6月26日应邀为《北京知青在安塞》写的文章,编入《北京知青在安塞》一书。同年应邀为《北京知青在安塞》写的《对知青时代,不仅要知情》《北京知青在安塞·后记》(两文昨天在网上发出),没有编入书中。 知青之情 谷培生 《北京知青在安塞》即将付梓,这对在安塞插过队的北京知青而言,对安塞人民而言,都是一件大喜事、大实事、大好事,可喜可贺。去年夏,安塞县档案局把《北京知青在安塞》的书稿送...

  • 327
  • 0
  • 20
  • 0
2021.11.23 08:58

《北京知青在安塞》后记

这是我2015年应邀给《北京知青在安塞》一书起草的《后记》(草稿)。将近7年,早已淡忘。加入“安塞老乡·北京知青交流群”后,看见夏宝庆、鲁米嘉等北京知青在群里,“多少往事涌上心头,”“眼前飞扬着一个个鲜活的面容”。发出此文,聊以自慰。 《北京知青在安塞》后记 终于,结束了。 看着眼前厚厚的书稿,大家心里有几分喜悦,几分释然——为那些流逝的岁月,那一代人。 对于那些“80后”“90后”甚至我们这一代,知青故事已经是一个遥远得...

  • 447
  • 0
  • 12
  • 0
2021.11.22 10:41

对知青时代,不仅要知情

这是我2015年1月6日应邀给《北京知青在安塞》一书撰写的文章(编入书中的是另外一篇《知青之情》)。将近7年,早已淡忘。加入“安塞老乡·北京知青交流群”后,看见夏宝庆、鲁米嘉等北京知青在群里,“多少往事涌上心头,”“眼前飞扬着一个个鲜活的面容”。发出此文,聊以自慰。 对知青时代,不仅要知情 谷培生 《北京知青在安塞》即将付梓,这对在安塞插过队的北京知青而言,对延安人民而言,都是一件大喜事、大实事、大好事,可喜可贺...

  • 481
  • 0
  • 10
  • 0
2021.11.22 10:31

韩城司马迁祠吊古

该文作于2002年5月8日,名为《拜谒司马迁祠》,2002年10月收入谷培生散文集《崇尚自然》。2021年11月3日修改。 韩城司马迁祠吊古 谷培生 2002年五一假期,我带安塞党校同仁到合阳、韩城、平遥、祁县、太原、离石、柳林、绥德等地旅游。这是我第二次到韩城,再次拜谒了位于韩城芝川镇东南高岗上的司马迁祠。 由芝川镇向东过芝秀古石桥,就到了祠区,只见迎面有一木牌坊,额书“汉太史司马祠”。过牌坊,沿古石道而上,又有一牌坊,上...

  • 60
  • 0
  • 6
  • 0
2021.11.03 11:00

真武洞祝捷大会  

《真武洞祝捷大会》是1988年5月22日写的文章。我1985年在延安军分区做军史工作,负责征集、撰写纪念红军长征胜利50周年的有关材料。1993年3月至2005年11月兼任过安塞县党史办主任。就真武洞祝捷大会,我采访过时任警备第三旅政委的高维嵩(后任九大中央委员),时任西野通讯处长的刘克东(后任西军电副院长),时为大会筹备委员会委员、安塞县长的贺兴旺(后任新疆自治区粮食厅厅长)等当事人。我觉得该文经得起历史检验。本文的一...

  • 457
  • 0
  • 30
  • 0
2021.10.09 14:31

谷培生“博客中国”发文目录

我从2016年5月5日开始在“博客中国”上发文,已发292篇(还有几十篇文章看不见了)。现整理成《谷培生“博客中国”发文目录》,以便得到更多人的指导。——我的“博客中国”发文,同时也在我的微信公众号(gupeisheng369)发出。全部文章,百度可见。感谢您的阅读、点赞、转发、指导。 谷培生“博客中国”发文目录【2016年】1多难兴家——说说延安好后生马喆【2016年5月5日】2红色基因代代传——再说陕北红军的好后代马喆3悼念好人阳坡【2016年5...

  • 270
  • 0
  • 33
  • 0
2021.09.29 11:23

佳县奇景:香炉晚照

明万历四十二年(公元1614年)建的香炉寺,位于佳县城东200米的香炉峰峰顶,东临黄河,三面绝空,仅西北面以一狭径与县城古城门相通。峰前有直径5米,高20余米一巨石矗立,与主峰间隔2米,形似高足香炉,故而得寺名。香炉寺地势险峻,香炉石凌空而起,断桥惊险异常,置身其上,如凌绝空际,低头俯看,滔滔黄河激流而下,汹涌澎湃,佳临黄河大桥横贯东西,如龙卧波。 佳县奇景:香炉晚照 谷培生 大凡有点风景的地方,都有八景之说。陕...

  • 137
  • 0
  • 9
  • 0
2021.09.28 09:10

刘建东《梦中的兰花花》:陕北民歌创新的新高峰新风尚

在陕北,在陕西,歌手以会唱《梦中的兰花花》为荣,人们以听刘建东唱《梦中的兰花花》为幸。在有歌声的饭局上,《梦中的兰花花》成为必须,成为时尚。我是2017年2月22日,通过著名音乐人耿志杰认识刘建东的,之后便成为朋友。2017年5月18日,我写了《刘建东梦中的兰花花:陕北民歌创新的新高峰新风尚》一文,发表在《视界观》杂志总第2期上,被国内许多大媒体和大网站转载。 刘建东《梦中的兰花花》:陕北民歌创新的新高峰新风尚...

  • 814
  • 0
  • 38
  • 0
2021.09.26 10:21

为七连战友聚会作散文诗

工建204团7连战友于2018年5月18日在西安飞鹿酒店聚会,7连指导员、筹委会主任、著名书法家、我新兵受训时的新兵连班长陈锦和,命我作此散文诗。感谢主持人李宏涛、李剑的现场朗诵,为之增色。此文原名《七连战友:我的兄弟,我的首长》,2018年5月18日在博客中国里发过,不知道什么原因,看不见了。故重发,改名《为七连战友聚会作散文诗》。 为七连战友聚会作散文诗 谷培生 七连的战友,我的弟兄,我的首长:咱们其所以聚会,是因...

  • 10
  • 0
  • 7
  • 0
2021.08.21 15:12

微信群里发东西的几点浅见

在微信群里发非官方的自己无法了解、无法考证的东西,容易惹人烦,惹人笑,惹人嫌。不要以为自己喜欢的就是好东西。空穴来风、无中生有、偷梁换柱的东西都是垃圾。把垃圾拿到朋友面前(微信群),情何以堪! 微信群里发东西的几点浅见 谷培生 支持群主的群规——群主其所以三申五令,那是因为群主头上悬法律,肩上有压力。 在微信群里发非官方的自己无法了解、无法考证的东西,容易惹人烦,惹人笑,惹人嫌。 不要以为自己喜欢的就是...

  • 388
  • 1
  • 17
  • 0
2021.08.21 1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