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250)

悼念李福军战友

战友也好,同学也好,朋友也好,应该是大灾大难时的兄弟,共克时艰时的臂膀,日落西山时的风景。2020年3月18日,李福军战友去世,我以此文送李福军战友一路走好! 【插图左起:谷培生、张浩、贺培智、李福军、张增强】 悼念李福军战友 谷培生 2020年3月18日18:27分,我接到李福军战友二儿子的电话,他告诉我,他父亲殁了!惊问之,说他父亲在山上劳动,打电话(联通手机该山上有信号)说他晕得厉害,家人赶去,扶他回家,就撒手人...

  • 1849
  • 4
  • 66
  • 0
2020.03.21 11:18

黄土地上的春天

这是我1996年4月4日(丙子年清明)写的文章,2000年12月收入我的散文集《崇拜山水》一书中。春天来了,瘟疫退了。借此机会,祝福广大读者吉祥如意! 黄土地上的春天 谷培生 “阳春三月,江南草长”,江北也会“一天春雨送诗来”。但是,春寒料峭、干旱少雨加上植被稀薄的陕北,春天却是刮老黄风的季节。 惊蛰过后,积雪、厚冰、霜冻随同西北风的减弱而在黄土地上逐渐消失。黄土地在经受严寒的磨难之后,袒露出广袤而深厚的黄土。 古人...

  • 367
  • 4
  • 19
  • 0
2020.03.15 14:19

消除烦恼三法

己亥末、庚子初,冠状病毒肆虐,全国防疫。医者逆行,军人前赴,警察巡逻,干部轮值外,民众以宅家为要务。有人惶惶不安,蠢蠢欲动。我以2004年5月1日拙作《消除烦恼三法》相送,愿亲朋好友、全国人民吉祥如意。 消除烦恼三法 谷培生 人有七情六欲,生活在尘世上,谁能没有烦恼?人心苦不知足,所以烦恼多于快乐。有道是杂草不种年年有,烦恼无根日日生。加谬说过,人的生存本来就是一个荒诞的过程,荒谬是人与世界之间联系的唯一...

  • 194
  • 0
  • 20
  • 0
2020.02.20 15:22

《工建204团纪念集》编辑情况报告

现将《中国人民解放军工建204团纪念集》的进展情况和下一步工作,做个报告。请工建204团的各位老首长、老战友,予以指导、支持。请转发,盼周知,以期同心同德,齐心协力,做好这项工作,以回报204团的教育之恩。 《工建204团纪念集》编辑情况报告 各位老首长、老战友: 首先,问大家身体好、生活好!防疫期间,洁身最好;悠悠万事,健康最好——存在,就是真理!现将《中国人民解放军工建204团纪念集》的进展情况和下一步工作,报告...

  • 2372
  • 3
  • 62
  • 0
2020.02.13 15:28

颂西安三十晚去武汉的医疗队

颂西安三十晚去武汉的医疗队 谷培生 除夕夜,英雄出发了!西京医院60名,唐都医院35名,交大一附院11名,交大二附院11名,西医一附院5名,西医二附院5名,西安中医医院2名……奔赴武汉……感慨良多,只说几句: 明知武汉有疫情, 偏向江城行。 万家灯火除夕夜, 英雄去出征。 谁能够临危受命, 看我子弟兵! 2020年1月24日23:40【链接消息】除夕夜,英雄出发了!西京医院60名,唐都医院35名,交大一附院11名,交大二附院11名,西医一...

  • 736
  • 2
  • 44
  • 0
2020.01.25 11:52

我对武汉疫情的四点感言

我用毛泽东主席在1958年7月1日写的两首《送瘟神》,祈祷华夏四季平安,祝福华人春节愉快!从社会伦理的角度讲,作为最高级动物的人的标志,我认为应该是这三点:说实话,讲良心,做好人。 我对武汉疫情的四点感言 谷培生 (一)钟南山,最可爱的人! 《84岁钟南山行程曝光!致敬这群疫情中的逆行者!》一文说:“据广州日报报道,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防治备受关注。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教授再次临危受命,出任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

  • 1606
  • 0
  • 65
  • 0
2020.01.23 17:37

雪,美在陕北,美在山村

这是我1995年冬天写的文章,原题目是《雪里情思》。二十五年,弹指一挥间!雪是陕北的好,雪是山村的好。环境使然。 雪,美在陕北,美在山村 谷培生 雪是晶莹潇洒的天使,雪是纯净洁白的象征。飘飘洒洒,无拘无束,满天飞舞,是雪的风韵;接天连地,弥漫世界,像玉龙争斗,“纷纷鳞甲飞,顷刻遍宇宙”,是雪的襟怀;洁白无暇,润地无声,保冬麦之温,滋百草之泽,是雪的功德。冬天里,我最喜欢的景观就是雪景。不下雪,就好象少了点...

  • 624
  • 0
  • 27
  • 0
2020.01.07 09:41

安塞边墙前的断想

该文作于2001年7月10日,原文题目是《边墙断想》。2002年10月,收入谷培生散文集《崇尚自然》(中国工人出版社出版)。本文所说的边墙,指位于安塞城南约10公里的边墙,即民国前安塞县(金明寨、安塞堡、安塞县)的城墙。 安塞边墙前的断想 谷培生 本文所说的边墙,指位于安塞县(今延安市安塞区)城南约10公里、安塞县沿河湾镇北约2公里的边墙,即民国前安塞县(金明寨、安塞堡、安塞县)的城墙。今安塞沿河湾镇边墙村因此而得名...

  • 2072
  • 0
  • 79
  • 0
2019.12.11 17:15

北魏王朝:一路走来,一路融合

看史如看山。历史的看点不在盛世,而在乱世。朝代更迭时,就是社会动荡时,也是英雄辈出时。所以,春秋战国、三国、南北朝、五代十国、民国,既是史家的着眼点,也是作家的着墨点。请看北魏史,一座绵延起伏的山,一片波涛汹涌的海。 北魏王朝:一路走来,一路融合 谷培生 两千二百年前的荀子尚且明白,长江之源,可以滥觞,逐步壮大,载舟载船。我以为,欲成大江大河,不仅在源远流长,主要在容纳众流。此由鲜卑人随着民族大迁徙...

  • 818
  • 0
  • 44
  • 0
2019.12.04 17:57

我对北魏王朝的八点浅见

因《北魏王朝》电视剧,我对北魏王朝逐步有了比较高的认识:北魏王朝养成的大气,造就的民族大融合,使中华帝国步入隋唐盛世。北魏王朝,值得重视,值得研究,值得书写。 我对北魏王朝的八点浅见 谷培生 撰写《北魏王朝》,是历史的呼唤,是时代的命题,是时代赋予我们的使命和机遇。 北魏本是个少数民族建立的王朝,史家历来就对他们有偏见,所书其史不是删繁就简,就是毁誉参半。然而这个曾经失落于历史尘埃中的王朝却是一个由乱...

  • 352
  • 0
  • 28
  • 0
2019.11.28 0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