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武洞祝捷大会  
2021-10-09 14:31:23
  • 0
  • 0
  • 30
  • 0

《真武洞祝捷大会》是1988年5月22日写的文章。我1985年在延安军分区做军史工作,负责征集、撰写纪念红军长征胜利50周年的有关材料。1993年3月至2005年11月兼任过安塞县党史办主任。就真武洞祝捷大会,我采访过时任警备第三旅政委的高维嵩(后任九大中央委员),时任西野通讯处长的刘克东(后任西军电副院长),时为大会筹备委员会委员、安塞县长的贺兴旺(后任新疆自治区粮食厅厅长)等当事人。我觉得该文经得起历史检验。本文的一稿是1988年5月完成的;2004年5月22日收入我的散文集《崇敬人生》。

       真武洞祝捷大会

       谷培生

       世人多知道1947年5月14日西北野战兵团在安塞县真武洞召开了庆祝青化砭、羊马河、蟠龙三战三捷的“祝捷大会”,但对大会为什么在真武洞召开,以及会议的实况知道的并不是那么多、那么准确。我有幸认识真武洞祝捷大会时担任警备第三旅政治委员的高维嵩,认识参加祝捷大会筹备工作的西野通讯处长刘克东,认识祝捷大会筹委会委员、时任安塞县长贺兴旺,现根据三位老人的回忆,将真武洞祝捷大会的史实,归纳整理,作以下介绍。

       1947年初,蒋介石决定实行重点进攻的战略计划。重点进攻的方向是陕甘宁边区和山东解放区,国民党用于进攻陕甘宁边区的兵力为34个旅,23万余人。为了粉碎敌人的狂妄计划,党中共决定暂时放弃延安,实行诱敌深入的方针,依靠优越的群众条件和有利的地形,大打人民战争,运用“蘑菇”战术集中优势兵力,寻机歼敌,以达到“用坚决战斗精神保卫和发展陕甘宁边区和西北解放区”的目的。

       1947年3月18日,毛泽东率党中央机关和人民解放军总部,撤离延安,开始转战陕北。临危受命的彭德怀,率领两万多人的西北野战军抗击着十倍于我的敌军——西北野战军初称“西北野战兵团”, 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张宗逊任副司令员,西北局书记习仲勋兼任副政治委员,人数为25000人左右。1947年7月31日,西北野战兵团改称西北野战军,人数逐步增加到45000人左右。

       彭德怀、习仲勋率领西北野战兵团,于1947年3月25日在青化砭歼敌整编31旅(欠第91团)2900余人;于4月14日在羊马河歼敌整编135旅4700余人;于5月2日至4日,全歼蟠龙守敌整编167旅等6700余人。(那时,国民党的部队进行了整编,兵团整编为军,军整编为师,师整编为旅。整编旅,实际上就是师。)

       三战三捷后,我军利用敌军主力远去绥德、吴堡、佳县(时称葭县)寻我主力作战之机,转移到安塞县的冯家营、真武洞、龙安一线休整。国民党部队整编第1军董钊部和整编第29军刘戡部的九个半整编旅,由绥德返回到延安附近地区时,虽已侦知我军主力大体方位,但又吃不准,深怕再上当,况且粮弹告罄,人困马乏,兵心涣散,已无力反扑。胡宗南只好让他们在延安一线进行休整补充。

       安塞休整时,西北野战兵团司令部住在真武洞河对面的马家沟村。为了庆祝三战三捷,检阅边区的战斗力量,彭德怀司令员指示各部队认真总结作战经验,评选战斗英雄和模范,并要西野司令部在真武洞举办一个战利品展览——这就为祝捷大会放在真武洞召开,奠定了基础。

       我与高维嵩是亲戚,1983年10月、1984年12月、1985年5月,我曾三次亲耳聆听高维嵩同志讲述他在陕北的革命故事,讲述“三战三捷”,讲述真武洞祝捷大会,讲述西野在安塞的新式整军等。祝捷大会时,高维嵩任警备第三旅政治委员。后来担任过兰州军区副政委等要职,系中国共产党的九大中央委员。

       我1985年认识刘克东后,两人就成了忘年之交。刘克东在解放战争时期任西野通讯处处长,一直跟随彭总转战大西北,解放后担任西北邮政局局长,解放军西安电讯工程学院副院长(现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的前身)。1990年,我帮刘克东整理出版了回忆彭总转战陕北的纪实小说《让历史祝福未来》,并把刘克东参加革命的故事,写成中篇小说《从天主教徒到共产党人》(1999年3月20日至2000年2月5日在《陕西党校报》连载)。据刘克东回忆,祝捷大会前,西野张文舟参谋长对他说:党中央决定在真武洞召开隆重的祝捷大会,彭德怀司令员指示,大会由野战兵团机关和安塞县委、县政府共同筹备。在部队到安塞休整前,西野政治部主任甘泗淇、后勤司令(部长)刘景范已先期到达真武洞。

       我在乌鲁木齐部队时,认识了时任新疆自治区粮食厅厅长的贺兴旺。我曾经多次向贺老询问解放战争时期安塞的对敌斗争和祝捷大会等情况。1986年,我调回安塞县人武部任政工科长,发现安塞一些人讲的祝捷大会的情况与我从高维嵩、刘克东、贺兴旺等处听到的不一样,于是,我专门就祝捷大会的情况写信问贺兴旺,贺老回信说:“为开好祝捷大会,军地双方组成了筹备委员会。筹委会由五人组成,部队有甘泗淇主任、刘景范司令员,地方是县委书记高丁明、县长贺兴旺、组织部长徐福才三人。安塞县委、县政府负责粮、油、菜和军马草料——祝捷大会后,贺兴旺率领安塞游击队集体参加了部队,在警备第三旅初任团副政委,后任师(旅改为师)政治部副主任,所以军地两方情况,他都比较熟悉。

       刘克东回忆说,会前张文舟参谋长指示我处“搞个扩音器。几万人的大会,没有这个东西,坐在后面的同志就听不清首长的讲话。”接受任务后,器材参谋吴雄自告奋勇地担当起安装任务。通信处的同志全力以赴,从两驮子破旧的机器和残缺不全的通讯器材零件中,挑挑拣拣,干了五天五夜,装配了一部扩音器。

       党中央、毛主席于1947年4月12日进驻安塞王家湾——有文章说,毛泽东主席在王家湾指挥了青化砭、羊马河、蟠龙三大战役,这是不准确的。青化砭战役是3月25日举行的,当是毛泽东主席在清涧枣林沟。

       1947年5月10日,周恩来副主席和陆定一等人,由王家湾骑马到西野司令部驻地马家沟,代表党中央、毛主席祝贺西北野战兵团取得的“三战三捷”。

       关于祝捷大会的会场,贺兴旺1987年回乡时曾领我看过,是真武洞马王庙滩,就是现在安塞县委、县政府这一片,主席台在现在的老干局。高维嵩、刘克东、贺兴旺等人回忆说,主席台是用草席搭起来的。主席台两侧插着五颜六色的彩旗,主席台前面摆着我军在三战三捷中缴获来的各种轻重武器。主席台前,挂着显示我军辉煌战绩的大幅图表。

       关于参加祝捷大会的人数,高维嵩、刘克东、贺兴旺都说,应该是2万多人,5万人有误。当时对外宣传说是5万人,《边区群众报》《群众日刊报》等也说是5万人。高维嵩、刘克东、贺兴旺三位当事人认为,说5万人可能是当时为壮大声威、吓唬敌人的。高维嵩、刘克东、贺兴旺三老给我分析说:当时西野部队只有7个旅25000多人,召开这么大的会,要派出警戒部队,各部队在营地要有留守人员,参加会议的正规军就是2万左右。安塞的游击队自卫队也就1000多人。为了安全,除大会服务人员外,没有组织群众参加。我在1987年春曾走访过祝捷大会时冯家营的高村长,高老也回忆说:“当时部队可保密呢,会后我们才知道在真武洞开了祝捷大会。连我们当村干部的也没通知,一般群众就更不可能去参加大会了。”所以,我认为祝捷大会的人数,不会超过25000人。

       祝捷大会于1947年5月14日上午10时开始。大会由西北局书记兼西野副政治委员习仲勋主持。有些回忆文章说,大会是联防军副司令员王维舟主持的,其实就会议的规格和形式,王维舟主持都好像不可能。习仲勋一手托两家,就地方而言,他是西北局书记,就军队而论,是西野副政委。有周副主席参加并做报告的会,由习仲勋主持是合情合理的。王维舟是会上最先讲话的,那是因为他致的开幕词。

       开幕词后,祝捷大会上第一个讲话的是周恩来副主席。周恩来副主席首先代表党中央,代表毛主席,向西北野战兵团全体指战员、向陕甘宁边区的广大人民群众热烈地祝贺三战三捷的伟大胜利。然后周恩来就宣布:“毛泽东同志与中共中央自从放弃延安后一直留在陕北与全体军民共同奋斗。”周恩来副主席的这个声明,让与会人员持久地狂呼。

       周恩来副主席讲话后,是彭德怀司令员讲话,他代表西北野战兵团全体指战员,对党中央、毛主席的关怀,表示感谢。彭德怀司令员在概述撤离延安两个月的工作后,号召全体指战员“永远不脱离人民”,争取最后的胜利。

       祝捷大会上讲话的领导还有习仲勋书记,他讲得比较多。习仲勋书记在会上分析了形势,激励士气,动员群众,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保卫陕甘宁。

       领导讲完话后,劳动英雄刘玉厚,战斗英雄王有福,解放战士武寿仁和边区群众代表也发了言。

       会上,安塞县委、县政府向西野的教导旅、警备第三旅、新编第四旅、独立第一旅等7个旅赠送了7面锦旗。锦旗上写着:“毛主席的常胜军”“朱总司令的铁军”“西北人民的解放者”“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等赠言。至于给哪个旅送了写什么字的锦旗,高维嵩、刘克东、贺兴旺三位都记不清了。高维嵩说:“会后忙于开西进陇东作战的会,哪顾得记那事。”

       大会还给毛主席、朱总司令发了致敬电,给全国各界发了通电。

       关于大会闭幕的时间,高维嵩、刘克东、贺兴旺都说是刚过晌午。贺兴旺说,会场周围安了几十口大铁锅烧水,那么多的人,那么热的天,那样的形势,不可能把会开到晚上。贺兴旺的儿子回忆说,他那时十来岁,就在烧水的那儿玩,帮忙添柴禾。烧水锅的旁边放着许多碗,没有茶叶,也没有干粮。1947年的《真武洞祝捷大会宣传材料》和《边区群众报》《群众日刊报》等说会一直开到晚上,还有军民联欢活动,都是宣传的需要。战争时期,全野战兵团集中起来开会,又有中央领导,会开得长了,敌人来了怎办?敌机空袭怎办?再说,那么多人,从早上开会到晚上,怎么吃饭?也有人说,敌机还来轰炸过,被我军的警戒部队打走了。高维嵩、刘克东、贺兴旺都说没有的事。三位当事人分析说,那么多人集中在一片空场地上,还有中央领导,敌机轰炸怎么得了!——战争年代的宣传资料,增兵减灶、唱沙作米是常有的事,不可全当真。

       祝捷大会后,周恩来、彭德怀、习仲勋、陆定一等领导在马家沟连续开了几天会,商讨我军西击陇东等事宜。会后,彭德怀发布了《出击陇东作战命令》。5月21日,西野以二纵队和教导旅为左路,以新四旅和直属部队为中路,以一纵队为右路,分别从安塞县沿河湾、真武洞、龙安挥师向西,出击陇东。

       祝捷大会,是安塞有史以来召开的最大的一次祝捷会,是西野历史上召开的最大的一次祝捷会。这个祝捷会,在安塞史志上,在解放军军史上,都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1988年5月22日)

阅读、转发文图,体现一个人的趣味、修养和见识

创作不易,赞赏随意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