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美在陕北,美在山村
2020-01-07 09:41:40
  • 0
  • 0
  • 27
  • 0

这是我1995年冬天写的文章,原题目是《雪里情思》。二十五年,弹指一挥间!雪是陕北的好,雪是山村的好。环境使然。

       雪,美在陕北,美在山村

       谷培生

       雪是晶莹潇洒的天使,雪是纯净洁白的象征。飘飘洒洒,无拘无束,满天飞舞,是雪的风韵;接天连地,弥漫世界,像玉龙争斗,“纷纷鳞甲飞,顷刻遍宇宙”,是雪的襟怀;洁白无暇,润地无声,保冬麦之温,滋百草之泽,是雪的功德。冬天里,我最喜欢的景观就是雪景。不下雪,就好象少了点什么似的,有一份残缺,留一份遗憾。下雪了,就胜似得到什么,增一分灵感,多一分雅兴。

       放眼长城内外,陕北的雪,最潇洒。

       雪在北方,雪在长城一线。放眼长城内外,雪景要数陕北的最美。这不是我的偏爱,有一代伟人的《沁园春•雪》为证。有人说,是“一代天骄”的如椽大笔描绘了吐纳珠玉、卷抒风云的“北国风光”,我却认为,是“万里雪飘”的壮丽景观激发了伟人气象雄伟、大气包举的风流气概。“江山如此多娇”,是“红装素裹”的黄土高原雪景。

       “白头风雪上长安”。行至洛川塬上,触景动情,谁都会联想到毛泽东1936年2月在陕北清涧袁家沟写下的千古咏雪名词。但见彤云密布,琼色交加,六出盖地,“原驰蜡象”,好一派北国风光。看路边的树木,让洁白的天使装扮得如诗如画。你看那柏树,披一身白雪,露数点墨绿,冰雪里更显得生机昂然。再看那塔松,裹一袭白袍,迎千里朔风,逆境中愈显出英雄本色。还有那些落叶乔木,枝杆上面覆满雪花,下面悬着雪挂,露出中间枝杆,犹如镶银砌玉的铁树。极目四顾,雪中的山“欲与天公试比高”。皑皑白雪覆盖着千山万壑,房屋改观,山径迷踪,村庄谧静,道路空坦。使人有一种“蝉蜕尘埃外,蝶游水云乡”之感。

       

       放眼陕北大地,山村的雪,最纯洁。

        我以为,在多姿多态的鹅毛大雪能给浮躁、污浊的世界带来一份安宁、清净。谁承想,“厄尔尼诺”现象却使地球城市变得难以净化。现代工业的兴起,都市经济的发达,使烟雾与世风弥漫,污秽随人欲横流。洁白的雪花落不到地面上,就让废气恶潮化成冰冷的泪滴。即使落在地面上的白雪,顷刻间就被滚滚的车流碾成污水。城市的雪,除偶尔才见的老式房上,能看到一丝洁白外,都被废水残渣、黑云酸雨的污染成污泥浊水。那些修饰的眼睛怎么能看懂雪的博大和圣洁?那些涂抹的红唇怎么能道出雪的朴素和无私?置身现代都市的风雪中,让洁身自好者几无落足之地。

       城市中的雪景不仅没有诗情画意,而且令人望而生畏。我想起古人说过“诗思在灞桥风雪中驴子背上”,于是,我独自一人跑到灞桥。只见钢筋混凝土的桥上弯弯曲曲的车辙,刚被雪花盖住又让汽车留下。车来车往,了无乐趣。看那灞河,冰封雪盖,琼花玉树中随处可见现代垃圾。看来,洁白的雪花实难“盖尽人间恶歧路”。唯有那并不多见的灞柳,在朔风中舞动枝条,听雪声,悟雪意,伫严寒,迎风雪,婀娜多姿,潇洒浪漫,我以为,她不是岁寒之友也似岁寒之友。

       “怅世缘未了,匆匆又去,空凝伫,烟雾里。”已过不惑之年的我,还像孩提时一样,希望人生如雪一样洁白,人心象雪一样纯净。

       雪,永远是山乡的好。

       (1995年冬)

创作不易

赞赏随意

转发也是支持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